荊楚網消息(通訊員羅媛媛、王東)近日,黃石經濟技術開發區公安局破獲了一起系列扳窗入室盜竊案,犯罪嫌疑人張某在短短4個月的時間里作案十餘起,涉案金額達6萬餘元。19歲的張某已經是一個刑滿釋放人員,此次被抓意味著他即將“二進宮”。
  寧靜小村居民家中接連被盜
  2014年9月25日下午4時許,家住開發區汪仁鎮的華女士回到家中,剛上二樓她就被眼前的景象驚獃了:二樓的防盜窗被人掰彎,有人由此處進入她家並偷走了一部手機、一個手電筒,價值約600餘元。
  華女士立刻報警。
  隨後趕來的民警仔細查看了現場,發現這又是一起扳窗入室的盜竊案件,這讓他們不禁眉頭緊鎖。
  辦案民警將該案的相關情況進行仔細分析,一致認為該案嫌疑人的作案方式和兩個月前鄰村謝先生家被盜的情況十分相似,可以併案調查。
  2014年7月22日晚7時許,謝先生回家後發現停在一樓客廳的黑色電動車及放在二樓卧室的鉑金、黃金首飾等被盜,價值共15000餘元。犯罪嫌疑人同樣的是攀爬到二樓,通過掰彎二樓的防盜窗,然後鑽進謝先生家實施盜竊。
  隨後,辦案民警又梳理了今年以來群眾報警的類似案件,發現汪仁鎮還有十幾戶人家被盜的情況與此類似。
  5月21日,汪仁鎮竹林灣羅先生家被盜現金2300元和金戒指一枚。
  7月8日,汪仁鎮馬鞍山村肖先生家被人從二樓翻窗進入,盜走現金2470元。
  8月23日,汪仁鎮竹林灣村秦女士的家被犯罪分子弄壞防盜窗入室盜竊,被盜黃金戒指一枚。
  9月20日,汪仁鎮四連山村柯先生的家被人翻窗入室盜竊,被盜現金1000餘元以及香煙一條。
  9月25日,汪仁鎮大塘新村張先生的家被犯罪分子扳彎二樓防盜窗入室,盜走手機一部、金項鏈一條。
  10月2日,汪仁鎮馬鞍山村李女士的家被犯罪分子翻窗入室盜竊,被盜黃金金牌2塊、黃金戒指1枚、鉑金項鏈一條、鉑金弔墜一個。
  10月2日,汪仁鎮馬鞍山村汪先生的家被犯罪分子扳窗入室,盜走人民幣100餘元、玉印章一枚。
  ……
  這些被盜的人家都安裝了防盜窗,但犯罪嫌疑人竟然能通過掰彎防盜窗後之間的縫隙鑽進去,民警判斷犯罪嫌疑人不僅是個慣犯而且體型瘦小。被盜人的家都在汪仁鎮,有的地處偏僻,說明犯罪嫌疑人對汪仁鎮非常熟悉,極有可能就是本地人。民警分別到被盜家庭走訪,一位群眾向民警提供一條重要線索,據他回憶,就在村裡幾戶人家被盜期間,村中曾來過一個陌生年輕人。這個男孩十分瘦弱,一副邋裡邋遢的樣子,看著有些像不良少年。
  沉迷網游的犯罪嫌疑人在網吧落網
  瘦弱、少年、本地人、盜竊……隨著反饋回來的信息越來越多,民警將目光逐漸鎖定在了汪仁鎮枯樹咀村張某的身上。張某不但符合上述所有特征,而且這個下月才滿19歲的少年也有過盜竊的劣跡。2011年11月,張某因盜竊汪仁鎮一家超市的香煙和現金被予以行政拘留15天。2013年6月,張某在汪仁鎮一居民家中行竊時被村民當場抓住並扭送至公安機關,最後被判刑8個月,直到今年2月才出獄。
  雖然張某的嫌疑最大,但民警沒有妄下結論,而是把張某的照片拿給案發地附近的群眾辨認,有人表示當時看到的就是張某。民警來到張某的家中,其親戚表示已經有些日子沒見他,估計又跑外面上網去了。民警得知和張某走的比較近的有兩個初中同學小軍、小陽,三人都不找正經工作,總是結伴去黃石城區某網吧上網,一玩起來就是幾天幾夜不回家,吃住都在網吧。小軍、小陽都是家中獨子,經濟條件尚可,但張某家中只剩他一人,他又不工作,哪裡來錢上網呢?
  張某的嫌疑越來越大。
  10月7日下午,張某和小軍、小陽果真在黃石城區某網吧出現,三人正一起熟練的玩著網游。民警的到來,讓小軍、小陽很是慌張,張某本人倒是很淡定。原來,就在民警找到他們前的2個小時,小軍、小陽幫張某賣掉了偷來的一件金飾。
  三人被警方帶回調查。
  出獄後作案十餘起 偷來財物全部用於上網
  民警從張某的身上搜出了一個首飾小包,裡面有黃金、鉑金、鑽石飾品。民警詢問張某這些東西哪裡來的,他倒是毫不避諱的說是自己偷來的,甚至身上的鞋子也是從別人家拿的。很快,張某據實交代了十餘起案件,涉案金額六萬餘元。
  今年2月春節過後,張某刑滿出獄,在家休息2個月後,親戚安排張他到一個汽車修理廠做學徒,可他不但不安心做事學技術,而且常常和師傅、同事頂嘴,弄得關係不愉快。沒多久,張某就辭了工作。
  親戚們偶爾資助張某,但他畢竟是成年人,應該靠勞動養活自己。他卻沒有聽進親朋的好心勸告,又繼續在網游里尋找現實世界不能給他的“成就感”。今年4月,張某在網吧偶遇初中同學,從此三人結伴在網吧玩網游。為了能支付上網開銷,張某重操舊業,又開始在汪仁鎮各個村行竊。
  張某偷來的錢物全部用於自己和請小軍、小陽上網、吃飯。張某沒有朋友,為了能留住這兩個同學陪自己打網游,他對他們倒是很大方。小軍還表示今年夏天自己買摩托車時曾向張某借了八百元,張某毫不猶豫的就給了。後來小軍要還錢給張某,張某也沒有要。可張某並不知道,自己真心以對的朋友卻未必同樣的對待自己。被抓當天,小軍、小陽幫他銷贓後獲利1100元,卻只給了張某800元,私吞了300。
  民警詢問小軍、小陽是否知道張某的錢哪裡來的,他們表示自己也聽到過關於張某的不好傳聞,但張某對他們挺大方,他們也就從來不問張某。而且,張某從來不邀約他們一起行竊,總是獨自作案。
  9月下旬,張某曾在一戶人家偷來一張八千元存款的郵政銀行存單,但因為沒有身份證和密碼,他前往幾家不同郵政銀行櫃臺試著支取了幾次都不成功。一位銀行工作人員當時就有些起疑,張某怕事情暴露便拿著存單跑掉了。他怕自己已經被警方盯上,所以10月7日下午他讓小軍、小陽去幫他變賣金飾。
  性格孤僻、好逸惡勞讓他走上邪路
  張某,男,1995年11月出生,開發區汪仁鎮人,初中文化,無業。張某出生後隨父母在陽新生活,可惜好景不長,張某很小的時候,父親因車禍不幸離世,母親因為經受不住打擊而精神崩潰。出於同情,張某母親的娘家人將其母接回大冶大箕鋪鎮的老家,而把年幼的張某送回了汪仁鎮。張某的爺爺奶奶都已離世,而各位親戚家中也是條件有限,於是經過商議,大家將張某送到了鎮上的福利院。在福利院里,張某一直生活到了16歲。
  初中畢業後,張某無心念書,親戚們便讓張某跟著一位泥瓦匠學做泥工,希望他能學門手藝養活自己,但是張某沒做多久就嫌做泥工太辛苦而不做了。之後,他就天天沉迷在網絡世界里,家也不回了。可成天在網吧上網是需要錢的,親戚們雖然偶爾接濟一下張某,可根本不夠張某的開銷。為了節約錢上網,張某寧願少吃頓飯甚至不吃飯,這讓他的身體極度瘦弱,和同齡人相比顯得瘦小許多。這種瘦弱反而成了他扳窗入室盜竊的“優勢”,只要儘力將防盜窗弄彎留出一個不大的口,張某就能鑽進去。
  也許是因為家庭和成長環境的原因,張某的性格比較內向,甚至可以說有些孤僻,幾乎沒有朋友。多年來,唯一能讓張某感到存在感的就是虛擬的網絡世界。他喜歡打網絡游戲,還成了資深玩家,游戲中結識的“朋友”是他唯一的寄托。
  家境貧寒的張某沒有想過用知識和勞動去改變自己的命運,反而走上了偷竊的道路去滿足自己的上網開銷。今年春節過後,張某的親戚們想到他家的老屋已經垮掉,出獄後如果怕他沒有住處到處閑晃又做壞事,於是大家一起湊了一萬多元為他蓋了兩間磚房,希望他能安定下來好好生活。
  可是,張某辜負了親戚們的期望。雖然他的身世令人唏噓,雖然他也有讓人同情的一面,但法不容罪,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再次審判。
  目前,張某已經被黃石經濟技術開發區公安局予以刑事拘留。  (原標題:出獄半年作案十餘起 19歲獨居少年“二進宮”)
創作者介紹

MBA留學代辦

oa50oaekh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