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烏拉特中旗7月20日消息(記者沈靜文 內蒙古台記者王榮)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本周五,內蒙古本科二批第一次網上填報志願如期進行。對於很多孩子,走向大學的最後一道門檻兒即將邁過,而對當地考生黃濤(化名),打擊從天而降。
  黃濤今年的考分超出了二本分數線近40分,和周圍其他孩子不同的是,儘管他的戶籍和學籍都在內蒙古,但由於父母長期在湖北打工,黃濤也一直在湖北借讀。周五當天,當輸入准考證號和密碼登陸之後,黃濤意外看到這樣一條系統提示"區外務工人員子女禁止填報本科!"
  黃濤的父親黃永勝向中國之聲表示,對於"禁止填報本科"的相關規定,他早有耳聞,但看到自己的孩子被禁止填報本科,他非常震驚。
  黃永勝:我們是正常參加內蒙古的普通高考,市區教育廳對外來務工子女人員有一個於情於理於法都不合規定,叫地方法規,當時他們就勉強了很多外遷戶口的學生簽了一個承諾協議書。而6月4日,孩子去中旗教育局招辦填表的時候,我們特別強調了我們不可能簽承諾書,中旗招辦的主任也說的很清楚,就是正常參加高考。到不能填報志願的時候,我們就給中旗招辦的張主任打電話,張主任也感覺到非常意外。
  黃永勝所說的"地方法規",是內蒙古的異地高考方案。根據當地規定,家長在內蒙古擁有合法穩定住所、合法職業且納稅或者按照國家規定參加社會保險均滿2年,考生本人取得內蒙古戶籍滿2年,才能夠報考本科院校。而這一規定的依據是什麼?中國之聲記者沈靜文隨後求證內蒙古教育廳和黃濤學籍所在地烏拉特中旗招辦。
  記者首先聯繫黃永勝提到的高考報名的具體經辦人,烏拉特中旗招辦一名張姓主任。
  張主任:這個我不太清楚,要問你還得問內蒙招辦,我不是具體經辦人,實際上內蒙(招辦)才是具體經辦人,我們只是一個旗下招辦,招辦裡面的負責就是按照上頭的要求做,我們就負責給人家做一下。
  教育廳對此有何說法?記者反覆撥打內蒙古教育廳考試院韓姓主任電話,中間對方接聽一次、沒有說話,隨後也不再接聽。而韓主任的副手,張姓副主任在聽完記者自報家門後,直接表示"打錯了"。
  就在此前一天,這位張副主任回絕採訪的理由是其單位具有新聞發言人制度,而新聞發言人辦公室電話同樣無人應答。
  記者聯繫尚且如此,對於黃濤和他的父親黃永勝來說,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真的是度日如年。根據內蒙古招生考試信息網的公開提示,內蒙古本科二批第一次網上填報志願於7月18日上午開始填報,截至7月18日的18時填報工作全部結束。對於黃濤來說,錯過這一天,就相當於錯過了統一填報二本志願的機會。父親黃永勝說,內蒙古教育廳為此提出了補救方案,但是對於黃家人,除了正常填報二本志願,其他的任何方案他們都難以接受。
  黃永勝:他們又打電話給我說,你們孩子考高職高專,今年他們搞體制改革,專科三年也能夠升本科,還能填比較好的學校,當場我就說,孩子考的本來是二本,我們填報二本是我們的權利,我就沒有接受他這種建議,我說不可能的。
  對於黃濤分數達到二本線,按規定卻只能上高職的規定,北京匯佳律師事務所主任邱寶昌直言,這與憲法規定的公平受教育權是矛盾的。
  邱寶昌:公平的受教育權是憲法賦予公民的一項基本權利,而現在有些地方通過規定,如果沒有兩年的學籍不得報考大學本科或者普通院校,這種做法實際上就是變相的剝奪了公民受教育的權利。當地方性法規和法律向衝突的時候,經過人大來審定,肯定是第一層級的法規就無效了,如果法律與憲法不一致的時候,當然是憲法有效。相關的主管部門或者是人大常委會,應該對平等教育權的規定與地方性的規定進行審查,如果規定是不公平的、不合理的,可以得到糾正。
  事實上,類似內蒙古這種“讀滿兩年才能考本科”的“土”規定在我國多地普遍存在。21世紀教育研究院的副院長熊丙奇表示,規定產生的土壤仍然是教育資源分配的不均衡,目前各地異地高考制度僅僅是在現有框架下的有限改良,要想從根本上改變,必須從全國的大盤子入手。
  熊丙奇:如果從平等的受教育權看的話,高考制度本身就是製造了不公平,當地政府出台這樣的政策顯然是為了打擊高考移民。現在單靠地方的力量來解決異地的高考問題,一般還是非常有限的。可能在現有的高考方面的條件決策上有限的放開一條口子,在今後可能還會出現戶籍或學籍分開的一些具體問題存在,要解決這個問題,還是要取消高考按戶籍報名規定,國家層面來出台具體的門檻,根據這個門檻要求來協調各個地方的高考錄取指標,這才是真正的落實教育法賦予公民的平等受教育權。   (原標題:分數超二本線卻被禁報本科 考生將起訴內蒙古教育廳)
創作者介紹

回收

oa50oaekh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