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廣東省佛山市的民營企業的創二代們,擁有了一次難得的到國企掛職的機會。在佛山市有關部門組織下,48位佛山青年企業家赴36家市、區國有企業掛職鍛煉,48人中超過一半是70後~90後的創二代,掛任總經理助理或中層部門經理職務。目前,他們結束了為期半年的國企掛職生涯。
  創二代掛職國企一事在網上迅速引起關註,一些人認為,佛山市此舉是“父愛泛濫”,干涉市場的行為,浪費納稅人的錢,質疑民企到國企能學習到什麼;也有些人認為,這是工作方式的創新,關心培養創二代,幫助民企完成新老交替,從全局和長遠的角度來考量,也是政府義不容辭的責任。
  4日,中國青年報記者致電佛山市委組織部,一位工作人員表示,“這是佛山市的一次探索,沒必要再採訪了。”婉拒了記者進一步採訪的要求。
  創二代的掛職效果怎麼樣
  如今,佛山市第一批創二代去國企掛職之旅已經結束,公眾最關心的是,國企有什麼讓他們學習的?他們實際的學習效果怎麼樣?
  從媒體報道的幾位掛職者來看,這些創二代掛職後或多或少都有收穫。一位此前連公司的紙巾問題都要操心的管理者,到3000多名員工的國企掛職後學習到了流程規範,立馬對自己的公司也實行層級管理制度,並強化各部門與負責人的目標和職責。另一位掛職者之前以為政府部門的工作多是走走過場、開開會、蓋蓋章,現在才知道是經過實打實的考察研究的,而且雷厲風行講求效率。還有一些人在掛職中寫了調研報告。
  在人們的印象中,不少人對國企的印象是“資源壟斷、機構臃腫、機制僵化”,長期關註央企發展的天強管理顧問公司總經理祝波善認為這是有失偏頗的,國企雖然存在一系列的問題,但是其管理上的一些優點也是客觀存在的。尤其是工作的職責分工、工作流程以及制度化體系往往是比較健全的,這些都值得這些民營企業家學習與借鑒。
  祝波善表示:“相比較而言,掛職可以深入有效地瞭解企業運作中的成功經驗與問題,一些參觀、培訓等方式多少會有‘蜻蜓點水’、‘隔山打鳥’的結果。”
  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副教授蘇中興也表示認同。國有企業在管理制度建設上有值得學習的地方,民營企業的活力恰恰在於產權清晰和市場化的行為。只是,國企不少制度在體制缺陷下形同虛設,再加上國企最大的問題“所有者缺位”,很多運作是非市場化的,導致非效率行為甚至腐敗行為。
  另外,對公眾對於掛職花費的質疑,蘇中興分析認為,政府的思維是:用納稅人的錢培養民營企業家,希望民營企業發展得更好從而拉動經濟發展並且帶來更多的稅收。而民眾的思維是:為什麼不把這些錢用在最需要錢的弱勢群體上,或者提高社會整體福利水平,為什麼還給有錢人?
  他認為,這反映出的問題一是政府的財政支出缺乏民眾的監督和約束,納稅人的錢到底應該怎麼用,現在是一切政府說了算。問題二是服務型政府到底服務誰,怎麼服務。蘇中興認為,對一般民眾的服務就是要用納稅人的錢提高他們的生活水平和福利水平;對民營企業而言,創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就是政府對民營企業的最大扶持。
  培養個人還是關註群體
  對於每一位掛職者來說,去國企掛職是一件效果因人而異的嘗試。但實際上它從一個側面反映出我國的民營企業現階段面臨著的新老交替問題。
  在今年兩會召開前夕,全國工商聯就曾提出《關於高度重視民營企業代際傳承的建議》的提案。據調查顯示,未來5~10年,我國將有80%的民營企業選擇代際傳承,民營企業傳承的高峰期正在到來,且恰好與全面深化改革期以及經濟社會轉型期相互疊加。民營企業接班人培養不僅與單個民營企業自身可持續發展密切相關,而且與非公有制經濟健康發展、就業狀況改善和階層關係和諧緊密相連。
  提案中提到,不少民營企業傳承缺乏早期計劃和長遠規劃,接班人群體學歷層次高,但實踐經歷少;創業志向強,但責任意識弱。創一代把企業傳承給接班人時,更註重股權結構、客戶資源、政商關係等交接,而忽視商業文明、企業文化、企業家精神的傳承,使一些富二代難以成為“創二代”。
  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副會長李錦建議,要格外重視培養接班人的創業精神,不少接班人只是從父母親那裡繼承了“富”,卻沒有繼承“創”,高估了自己對於市場的判斷,忘卻了父母一輩的艱苦奮鬥精神。
  不僅如此,他發現,現在不少高校打著培養創二代的旗號辦一些培訓班、學習班,課程動輒幾萬、幾十萬元,上課時間往往只有幾天,不少接班人在里渾水摸魚,根本達不到學習和培養的效果,這應當譴責。
  據蘇中興所知,地方政府都有大量用於人才培養的資金,其中不少錢用在民營企業家人才隊伍的培養中,而這種花費中的具體培訓項目的運作、出國考察補貼等,一般民眾是根本不瞭解的。
  “似乎國有企業就是政府的、民營企業就是個人老闆的”,祝波善認為,在今天依然用所有制的類型來區分一個企業的社會價值的觀點顯然是不恰當的。實際上,公眾應當看到一個企業在帶動就業、稅收貢獻等方面的成績,這才是真正的價值體現。在現今的中國,政府客觀上掌握著較多的資源,這些資源能夠為一些民營企業服務,這本身是一種進步。民營企業面臨著交班的問題,交班的成效,不僅關係到所在企業的利益,還牽涉到地方的就業、稅收、產業佈局等一系列問題。
  他建議,培養接班人在方式方面還可以更豐富,甚至包括職業經理人在民企與國企間的有效流動。因為掛職總還是有觀摩、學習的成分,可以讓一些民企領導人以合適的機製作為職業經理人到國企工作一段時間,不僅可以通過擔當責任促進其成長,對於國有企業的機制優化也將起到一定的作用。
  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
  在佛山市,民營經濟占全市GDP的比重超過60%,可在國內民企500強中,佛山只有3家,同等經濟水平的無錫則有16家。在我國第一代民營企業面臨整體交接的時刻,對佛山市812名民營企業接班人所作的調查顯示:境外人士占21.6%,無黨派人士比例達77.4%;信仰缺失、使命感弱、移民傾向強成為普遍現象。
  這正是佛山市政府為民企接班想出路的原因。
  “打通體制內、體制外兩種企業模式和兩類管理人才的對接與交流,將對參與各方都帶來衝擊和碰撞。”在媒體的報道中,佛山市委常委、組織部部長李雅林如此解釋。
  祝波善是為佛山市政府“點贊”的,他認為,通過民企負責人去國企掛職,促進這兩種體制下的管理交流,創二代們不僅僅在具體的一些做法上取經,還可以通過這種方式對國企加深認識與瞭解,以拓寬自身的視野,也是非常有意義的。
  但是,網絡上也有一些反對的聲音,蘇中興認為弊大於利,他認為到國企掛職總經理助理,並不能解決調查中發現的創二代信仰缺失、使命感弱、移民傾向強的問題,也不能解決基層管理經驗不足的問題。
  在他看來,要解決使命感和責任心的問題,可以組織創二代們到中國西部農村生活一個月,讓他們瞭解中國社會發展的不均衡和西部的貧困狀況;要解決基層管理經驗不足,可以讓創二代們到自己的民營企業里或者到市場上從基層乾起。
  他理解公眾的擔心,“到國企掛職,民眾有理由擔心是為了建立私人關係方便以後的利益輸送。”
  “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要發展混合所有制,不少行業開始為民營資本開綠燈,民營企業缺乏運營大型資本的經驗,從這個角度看,這件事的意義已經超出掛職本身。”李錦認為,此舉可以為混合所有制發展創造條件,讓國企和民企之間相互認識、相互瞭解、縮短距離。
  在其他媒體的報道中,佛山市委組織部澄清了對掛職活動的一些誤解。例如,所有掛職者不發工資,政府的工作主要是搭建平臺,除了一些人力成本,市財政基本不花錢;掛職者都能直接進入黨委班子,但他們基本上不參與決策,只是通過最高級別的領導班子會,深入調研瞭解該行業的發展動向,提高政策和市場分析能力;為了防止走形式,組織部為掛職者佈置了五項“作業”,其中包括:深入研究國企與民企生產管理方式的異同、共同推進一個合作項目以提高統籌能力等。
  值得註意的是,在關於此事的報道中,有些媒體對這些肩負著民營企業接班任務的青年企業家使用了創二代的稱呼,在社會上一系列對創二代的負面報道影響下,這引起了人們條件反射式的反感。
  祝波善稱,社會忽隱忽現地存在著“仇富現象”,這必然會給政府做這件事情帶來很多壓力。何況“仇富心理”的產生與蔓延是非常複雜的,很難在短時間內消除。
  據媒體報道,最新反饋表明:嘗到了甜頭的第一批掛職者中,又有一半以上提出再次掛職,第二批報名者已超過300人。據悉,第二批掛職將採取“雙向選擇”,時間延為一年,同時將增加優秀的大型民營企業、上市公司甚至村委會作為培養平臺。
創作者介紹

MBA留學代辦

oa50oaekh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