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3月24日消息(記者馬文佳 實習記者田婧瑩)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在昨天的節目中,我們關註了淘寶網“虛假交易刷好評”的現實產業鏈。成員少則幾百多則幾千人的“刷客公會”,在YY語音軟件上以“團隊群組”的方式存在著。
  這些來自天南海北,彼此未曾謀面的“刷客”,由其所在公會統一組織,讓有需要“刷信譽”的網店賣家得到相應服務。讓一單又一單根本沒有發生過,或者看上去像是真的發生過的“虛假交易”,最終轉化為賣家呈現在買家眼前的“信用”。那麼,那些組織嚴密,人員眾多的“公會”究竟如何運作?又有怎樣的危害?
  有人說,從淘寶信用機制建立的第一天起,刷信用的做法就與之伴生。但是“刷客”所從事的業務,也不斷的受到來自淘寶的嚴厲打擊。違規賣家將會受到信用降級、產品下架甚至關閉店鋪等一系列嚴格處罰。從而“刷客公會”在人員管理和刷單操作上,滋生出一套“生存法則”。
  首先,刷客公會為了發展壯大,會有“接待”以做兼職等名義在網上招募新會員,這些新人也被稱為白馬。在某刷客公會招募白馬的培訓材料中,有著詳細的溝通問題設計。
  看到白馬,問:親,淘寶購物和支付寶這些都會嗎?
  如果白馬回答不會,則是:親,我們會有專人培訓的。
  如果白馬問做什麼,回答:我們的工資都是日結的,幫助淘寶網店刷信譽、刷銷量。
  如果被白馬質疑是騙子:我們的支付寶都是實名認證的,親。
  這時把自己的佣金收入截圖給白馬,一般都能讓他們放心。
  在白馬動心表示入會意向後,“接待”會收取會費,並錄入白馬的詳細個人信息,以以方便管理。
  刷客小宋:一般人75-98。這個入會費是保持組織的正常運轉,現在加入他們的公會要你們的詳細信息,身份證背面、正面,手機號、生活照,他都要要。
  然後“接待”會將白馬轉入公會的“培訓”接手。刷客小宋說,目前加入公會的人員有在校的大學生、在外打工人員還有家庭主婦,這些可能完全沒有基礎的白馬,將接受專人手把手的指導培訓。
  “刷客公會”如同一所現實公司一般,擁有清晰的組織架構。公會總部有總會議大廳、總接待大廳、總咨詢大廳和招聘部等功能部門。然後往下的第一層級是團,中大型公會的團數可達40個以上,第二層級是團下麵的組,一個團可分為10個甚至30個組。每個組也配有主管、主持和押款。每個團組的主持都會在公會公開發佈任務,有意向的刷客再直接聯繫主持接單。這樣既防止泄漏賣家詳細信息,主持也可以對刷客進行一對一的管理。
  刷客小宋說,在具體做任務的過程中,刷客的每一步具體操作,都要接受主持的監督,以確保沒有被淘寶檢測出來的危險操作。
  小宋:首先,主持會把賣家的id,寶貝的信息給你,搜索之後,找到id之後截個圖給主持。主持說你對了,就點開,再截個圖,再給他。比如你要提交訂單了,你還得截個圖,他得看看你買的寶貝價格什麼的對不對。主持說對了,你就可以繼續提交訂單。提交之後,把“已買到的寶貝”截圖,就可以了。
  刷客小宋說,完成刷單後,佣金會由主持打入刷客賬戶,如果之前有墊資,將由賣家轉給公會“押款”,再轉入刷客賬戶,以確保資金安全。一位普通刷客一個月的收入大約幾百元,推薦新人入會和聯繫賣家刷單業務,則有50元到200元不等的報酬。
  而看似規範的公會,並非只是刷客眼中的烏托邦。因為公會管理不善而導致主持或者押款捲包會的情況,並不新鮮。
  刷客小宋:去年雙十一的時候,出事兒了,拿錢跑了。那沒轍啊,賣家也給他錢,買家的支付寶拍了賣家的東西,當時那個是兩頭坑。
  而在網絡上,打著“淘寶刷信譽做兼職”為幌子的騙局,也將不少人坑的血本無歸。
  對此,去年安徽省公安廳就發佈過預警,提醒市民這種所謂“淘寶刷信用兼職”實際上就是利用網絡開展的傳銷活動。也就是說,這些刷客公會的存在,不僅對於淘寶的信用體系、賣家的經營行為和買家的購買選擇產生負面影響,甚至對於每一個參與虛假交易的刷客也會潛在巨大風險。中科院研究生院管理學院副院長呂本富表示:
  呂本富:淘寶刷單的現象歷史悠久,現在它的這種產業鏈就是使得完全是一種真的購買行為。他們規避淘寶監控的手段就更高了。危害就是打擊了正常商家的信用。如果這種現象不制止下去,那麼接下來損害的就是淘寶這個平臺的信用。我相信監管是一定有措施的。比如現在的大數據的問題,通過異常值監管,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就會有用這種集團式刷單的方式進行監管的辦法。  (原標題:揭秘刷客工會生存法則:架構清晰 組織嚴密 分工明確)
創作者介紹

MBA留學代辦

oa50oaekh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